张爱玲《赤地之恋》

1-3: 刘荃住进唐占魁家,后者在斗争名单里,刘帮二妞捡棒槌落水,黄绢对张励的“不民主”愤愤不平(人物出场,矛盾关系浮现)

4: 唐家被抄,拉到县城枪决,刘被调往上海,临行前与黄告别,还见了一眼二妞(极端情境;两个人在一起时才有安全感);让人脊背发凉的“斗地主”,不断地良心拷问,和患难时期的爱情

他也像一切人一样,面对着极大的恐怖的时候,首先只想到自全。他拥抱着她,这时他知道,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有一种绝对的安全感,除此之外,在这种世界上,也根本没有别的安全。只要有她在一起,他什么都能忍受,什么苦难都能想办法度过。他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她,照顾他自己,他们一定要设法通过这凶残的时代。

5-6: 刘荃调到上海,目睹“革命家属”争风吃醋,想到黄绢日渐冷漠,心中空虚(白天不免颠倒黑白,但是如果晚上能和爱人说不违心的话,也就满足了)

当然一方面仍旧不免要造谣、说谎,做他现在干的这一类工作。但是至少晚上回到家里来,有黄娟在那里,在他们两人之间,不必说违心的话,不会觉得是非黑白完全没有标准,使一个人的理性完全失去凭依,而至于疯狂。

要是有一天能够和她在一起,也像赵楚与周玉宝一样,有孩子,有一个流浪的小家庭,也就感到满足了。然而这是一个疲倦的中年人的愿望;在一个年青人,这是精神上的萎缩。

7: 刘荃和戈珊(占上风的其实也是可怜人)

至于他,让他去吧,他已经习惯于黑暗。少女是光,妇人是温暖。眼前他所要求的只是一点温暖。他对于戈珊没有存着什么幻想,但是他觉得她也很可怜。她是和他一样被欺诓的,在学生时代就跟着共产党走,现在她什么都完了,她不但有病,心理上的病态也很严重,所以她把男女关系看得那样随便。他觉得她需要一个人去爱她。她或者会好起来。

有时候他这样想,有时候他又怀疑他只是贪恋着那迷人的肉体,而又不能正视这单纯的事实。所以要加上这么许多解释。

8-9: 黄绢来访,说刘荃“认生”,三反运动戈珊坦白张励,刘逃过一劫,后因赵楚案被牵连(或报复)入狱,戈想一石二鸟未果;政治挂帅,革命时期的爱情

10-11: 黄绢牺牲自己救出刘荃,刘心灰意冷自愿赴朝鲜战场,被俘后又意外地愿意回来

一望无际都是那黑苍苍的原野。他想起叶景奎来。在这样无边的荒原中,还会有人间的温暖,实在是意想不到的事。他想他这辈子不会再看见他了。但是谁知道呢,人生何处不相逢。也许他们都会活着回来,又会遇见也说不定。但是他想起崔平与赵楚,又觉得还是从此不再遇见的好。再来一次三反、整风,他们说不定也会互相诬告陷害,自相残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