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斯塔和纽约客

浑浑噩噩的一个星期终于过去,周六凌晨三点从办公室离开回到家,半个月前下单的《纽约客》杂志,静静躺在信箱里。信封还附带了一张同样大小的纸条,来自货运公司,热情地劝你告诉他们,收到杂志的具体日期。原来这一程漂洋过海不容易。

封面的主角是一只窗台上的猫,很肥很慵懒的那种。窗外一人一犬,夸张地奔跑着。一副周末的清新气息。我其实并没有看过《纽约客》,现在手上端着的这本,是自纽瓦克飞希思罗之前随手买的之后的第二本。到伦敦之后的第二个周末,我曾在网上疯狂地寻找,这里能收到什么大洋彼岸的报刊,杂志。《纽约时报》只有国际版,《经济学人》本来就来自英国,唯有这《纽约客》,在映入我眼帘的那一刻,倍感亲切。

所以就有了现在。如果未来的某一天我成了《纽约客》的惯常读者,别人问我为什么呀,我的答案无非是,有一年某一天我在伦敦。

来英伦几近一个月,四个星期下来看了四部电影,都在BFI Southbank,都是侯孝贤。今天下午的《千禧曼波》,竟是在场观众最多的一场。当我坐在BFI 放映厅里松软的座椅上时,眼前经常会浮现出别的地方和场景,如梦似幻。八月底我在Film Forum 看了《影子部队》,影片最后每位主人公的结局被一一交代,深沉凝重,定格的瞬间让你感到这就是永恒。现在想来,那是我在离开前在纽约看的最后一部电影,怪不得我现在时常想起它。

来到一个新的国家自然一切都很新鲜,关于英和美的比较,一两句话说不完。这几日纽约的同事造访,我们的话题永远离不开这边发生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事。不在这赘述这些。我现在坐在Costa Coffee 里,说到它有趣的是两周前的一则小新闻。切尔西和阿森纳德比赛后,迭戈·科斯塔场上的所作所为无疑激怒了北伦敦的阿森纳拥趸们,于是我听说他们要开始抵制科斯塔咖啡。也好,不然现在我也没那么容易找到空座。

都是笑谈。不过真正让我感同身受的是,我意识到自己从未在物理上与切尔西,阿森纳如此之近。我还未有机会去现场,但他们的比赛,无疑就像是在隔壁学校的操场上进行的一样。

浑浑噩噩过了一周。记得一个星期前,北京的众人仍在讨论故宫“石渠宝笈”特展的队伍是如何得长,如何得热火朝天。美东的诸位呢,纷纷在秀自己拍的中秋轮月是如何大,如何红,或者是自己今年又做了怎样的月饼。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,我发现不太知道自那以后又发生了什么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