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城

清宫剧永远不会过时,但是今年似乎又特别火。一部《延禧宫略》的风头甚至有盖过往些年传统宫斗剧的势头。也许是取材和人设上的新意,让这一传统电视剧题材又焕发了几分新意。不夸张地说,它在年轻人群体中似乎成了某种流行和风尚的代名词。这次在南锣鼓巷转悠的时候就明显发现,有关清宫题材的文创产品比以往要多了不少。

我想故宫也不外乎这个原因成了年轻一代来北京的热门景点。这段时间网上的故宫周边产品卖得很是热闹,从传统的纸扇,手工艺品,到比较可爱和无厘头的各种手机和电子设备配件,不得不说在“产品升级”方面故宫这一“腐朽”的形象已经全面更新。我也是带着某种来“扫货”的心境重游故宫,一方面想要一睹延禧宫的真容,一方面就是来搜罗一下纪念品商店里那些新鲜的小玩意儿。

当然也不尽然是如此肤浅。作为北京人,故宫这一地标本身在每一个人心中的高大地位仍是不可磨灭的。它不同于天安门,没有那么多政治层面的符号和隐喻,也不同于颐和园或者北海,更体现了古都的庄严,当然和钟鼓楼以及旧城门楼相比,它也更金碧辉煌,永远不会过时,不会被时光磨损。我想这就是故宫的魅力所在。在这个日新月异,时时刻刻以旧换新的大都市,唯有立于中央的这块皇家禁地始终保持着原有的模样,不但不破损,而且在后人的世代呵护下历久弥新,每一天依然焕发着光彩。而这光彩本身,其实才是我想来故地重游的最根本原因。

自己上次来到故宫还是在高中的时候,已经十二年过去了。那一次也是在冬天,岁末年终,班里上午开完新年联欢会后,窗外开始飘起雪花。记得雪特别大,我们也是临时起意决定去故宫转转。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多么英明正确的选择。紫禁城的红墙与白雪皑皑相映,冰雪与覆盖着威严伟岸,静默无声的亭台楼阁,既幽深静谧又坦坦荡荡。在雪景面前,唯有赞叹和与之忘情相拥,任何描述它的文字都显得无力和多余。在大雪纷飞中玩得很开心,最后手也湿了衣背也湿了,下午天黑后走出来才发现已经浑身冰冷,原来在墙里的时候竟然全无察觉。

那一天人不多,也可能是雪下得太大模糊了视线,即便有人在远处也看不清楚。也许根本上是由于故宫太大,庭院太深,即便装了很多人却也彼此平行毫不相交。在那天之前,对故宫的印象都停留在白天,而且还是炎炎烈日下毫无遮掩的那份气势和雄伟。经此一出,我算是切身体会到了故宫的雄伟其实真正来自于个人的模糊与渺小。

红墙白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而且这份极致的美也未见得要再次亲临目睹,再看一次总怕是会逊色几分吧。这一次十二年后的重游是在白天,准确的说是下午,四点半闭馆前的两个小时。雪景已是不奢望,毕竟这几次回北京一次雪都没看到。但天色晴朗,万里无云,京城东西两边的天际线都一览无余,可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天景去享受皇城的美丽了。

和昨天的南锣鼓巷一样,里面人不多,零零星星有看到几个旅游团,有国人也有外国友人。他们自然是循序渐进,时间相对仓促的我也就偶尔蹭上去听听,但大多时候还是任由思绪和眼目所及,脚步算不上匆忙却也是十分有针对性地游览。

我其实也并没有特别系统性地游过故宫,除了知道三大殿,御花园以及军机处等核心景点的位置之外,其他的宫殿具体在哪里也说不上来。一直以来,对故宫的印象都是它里面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房屋,听上去应该是很杂乱无章的,感觉每一间都不太好找。但这一次看了导览图才发现,整个后宫的核心区域就只由东西六宫这十二个院落组成,十分整齐也十分好记。那些在影视作品中耳熟能详的,比如景阳宫,长春宫,钟粹宫,储秀宫,当然还有延禧宫,都是东西六宫的“成员”。从图上摸清楚了延禧宫的位置之后,我对游览的路线就有了清楚的认识。在去的路上,从路人的交头接耳声中我也不难得知,有不少人和我抱着同样的目的来到这里。

冬天故宫闭馆很早,算是无奈,因为太阳不等人。日落前的一个小时,天空的色彩,宫墙的色彩,石阶的色彩,几乎是每分钟都会变一个样。大殿几分钟前的灿烂辉煌,也就在片刻之间就让人感到几分灰冷阴暗,深幽禁闭。两个小时要转遍整个紫禁城,尤其是要目睹其最光彩夺目的颜貌是几乎不可能的。进入东西六宫之前,我支开线路去慈宁宫一带逗留了许久。倒不是我想要转很久,而是里面的院落实在太大,一时半会也走不进去,走进去了一时半会也出不来。

故宫里的展览非常密集。除了要单收门票的珍宝馆和钟表馆之外,其实大部分宫殿和偏房里面都有文物展览。我的阅历有限,看不出来哪个是真正的国宝,哪个只是摆出来给游人看看。在慈宁宫周围的一圈门房里面都设置了文物展,拟在还原后宫嫔妃们当年的生活。自然,从这些器具上是难以全面想象她们当时生活的模样了。这些个整齐地摆放在橱窗里的杯盏,器皿和衣物,总让人感到几分历史的沧桑。也许和屋外雄伟的大殿相比,这份黯淡才是历史真正的底色。

到达延禧宫的时候已经是闭馆前的最后半小时,你会发现本来相通的几条小路都陆续开始拉上门闸,封锁客流。广播里也开始响起疏导游人的提示音。其实在去的路上我就已经知晓,延禧宫已经不复存在。它是东西十二宫里唯一一座未能完整保存或者重新修缮的宫殿。需要指出的是,这不是来自八国联军的战火,而是早在道光年间的宫内失火。烧掉之后,延禧宫的重建仿照西洋建筑,但还没完成大清朝就覆灭了。所以我们现在也难以从它的遗址上一窥其原来的容貌。

我带着几分淡淡的遗憾从延禧宫前移开脚步,向出口走去。岁月不等人这句话算是应了这次游览故宫的心路历程。一段历史,一个建筑的存在和消亡,也像这一天里太阳的东升西落一样,总有光辉灿烂,也总有日薄西山。自然的规律怕是人力难以去对抗的。好在,闭馆了走出神武门之后,重新回到熙熙攘攘的现代都市里,这份思绪也很快地烟消云散。现代人用奔波和匆忙来对抗时间的有去无回,甚至用它来忘记光阴的流逝。

我奋力挤上一辆塞满了乘客的109路电车,耳边响起“车辆出站,请扶稳坐好”的人声。是啊,与其感叹岁月不等人,不如想想“公交车不等人”,总归要轻松和舒适一些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